羚羊彩穴
首页>攻略游记>曼哈顿里的喜玛拉雅

曼哈顿里的喜玛拉雅

07/28/2011 17:15 发布 类别:攻略游记  |  浏览(1735) 收藏文章

飞机从东向西飞, 离开旧金山去纽约, 又去见识一下纽约人的真理, 看看公司总部领导们精彩叠出百老会般开大会的仪式, 现在想起来还会笑痛肚子. 我的心永远是贪的, 总想缩短理想和现实的距离, 可它们如同磁场的两级, 拉得越近, 反弹得越远. 我顾此失彼的难受着, 又一想, 在五光十色的大苹果里找不到一色乐, 是不是我太不执着了? 于是乎, 千里寻它, 寻找纽约的香格里拉.

新泽西在经历一夜的暴雨后, 天空是灰暗的, 飞机清晨7点降落在NEWARK, 下飞机, 取行李, 买了杯浓浓的咖啡, 在疲惫的身上重新注上兴奋剂, 坐上去曼哈顿的汽车, 穿过漫长无味的JERSEY 的街道, 过了林肯隧道, 纽约的布景换了出来, 到处是钢筋水泥, 到处是人流车动. 昨夜的春雨久久不愿离去, 化做雾在曼哈顿的森林里飘忽, 这种景色在纽约并不常见.

今天的目的地只有一个: RUBIN MUSEUM OF ART, 这是全美唯一一家关于喜玛拉雅地区的艺术博物馆.

它坐落在17街和第七大道上.在灰白的天空下, 在白灰的城墙外, 在冬日光秃秃的树杆里,忽然几面"RMA"黄,红,绿的旗帜,如西藏经幡鲜艳夺目地出现在眼前,我知道找到了.透过橱窗,看到一面面巨幅唐卡,散发着异域的神秘光彩,把人的心吸引到梦幻的远方.

先跑到马路对面, 给博物馆照张全景, 照了一张, 那些在天上刚才还在忽忧的雨, 毫不犹豫地泼下来, 把我忽拉拉地赶进博物馆来, 倒不是因为我有多急切. 我实际上是冲进来的, 守门的男士高大英俊, 彬彬有礼地把我们挡在入口的大理石上, 让我们把雨伞穿上塑料外套, 一切都想得那么周到. 博物馆外经幡的色彩在室内延续着, 迎接我们的是一片充实而温暖如樱桃的实木.

这坐占地70,000英尺的博物馆以前是纽约著名的BARNEYS百货公司, 1998年买过来, 由RICHARD BLINDER 精心策划设计, 建成了由钢筋和大理石组合的六层高的漂亮建筑. 其间, 旋转阶梯的连接, 如坛城般把这些艺术珍品巧妙地联结起来. 当这对纽约阔老SHELLY 和 DONALD RUBIN买下他们第一幅喜玛拉雅绘画时, 他们没想到会慢慢收集成一个博物院. 直到今天, RMA 已经成为喜玛拉雅地区艺术收藏的先驱. DONALD RUBIN 说:” 当看到这些伟大的作品时, 就好象恋爱了, 这种美丽有力的激情照耀着我们, 是心与心的真实相应.”

还没有见过哪个博物馆如此精致, 每个角落照出来都是古老溶于现代的完美光影. 唐卡的浓墨重彩是对大脑空白的填补, 室外下雨, 室内才能出的彩虹. 风很大, 雨, 滴嗒滴滴嗒, 今天人不多, 静静的, 慢慢的, 可以站着发发呆, 想想这里和那里, 想想现在和过去, 曾经走过的神山圣水, 如今又似ONE WAY般的, 这一站是关于佛, 关于信仰. 唐卡, 很宗教的, 总象有一层沙似的在我面前, 在八角街看过别人买过几张, 仅此而已. 今天有机会欣赏到几个世纪前还能栩栩如生的历史前, 这面沙有点脱落了, 它散发着一股温柔和慈悲.

很难定意慈悲的感觉.

十世噶吗巴在17世纪创造的绿度母铜像, 展现着他独特的艺术天赋. 十世噶吗巴擅长雕塑和绘画, 除了正统的宗教形式, 他的作品往往还具有他特异的风格. 这尊绿度母体态丰盈, 落落大方地坐落在同样丰实的莲花台上, 十世噶吗巴是喜欢动物的, 绿度母头上的那对站在树支上的小鸟, 让人觉得她的表情更轻盈.

他, 是一位再生的喇嘛, 西藏一方寺庙的主持, 能创造出如此美仑美涣的女性形象, 我还是很惊叹的. 如果不是切身感受佛的慈悲, 哪里能够流露出这么多女性温柔的力量.

让我更惊奇的是, 这里许多唐卡毫不保留的展现修炼者在成佛的道路上, 怀抱着女性伴侣. 这是不是藏传佛教的独有表达方式呢? 难怪听说是从外星球传来的吧?! 象我这样的门外汉自然是有许多误解的. 藏传佛教善于用生动的色彩来表达意念上的宗教信仰和理想的开悟. 传统上它并不压制而是接受负面的情感: 害怕, 欲望, 发怒, 在修炼的行为上把这些障碍变成开悟的方法. 两位异性神灵的相抱隐喻着开悟, 因为一个修炼者往往具备着的男性和女性共同的特性, 如同慈悲和智慧相包. 这种慈悲是针对和给予对方的, 以一种外向的方式来表达; 而天生固有的智慧却是内向的. 这种对偶结构: 生与死, 爱和恨, 男和女, 告诉修行者: 世界是相互对立又统一的.

据说这种修行是越来越少了, 毕竟时代在改变, 毕竟修行成佛的路有很多条可以选择的.

时光流逝, 星辰转斗, 最后的慈悲在这么一座佛像里, 他残缺不全, 却依然如故, 面带维纳斯般的微笑, 哪怕是胸上的枪弹孔也仍然抵抗不了他的流光异彩, 仿佛在说:” 拿去吧, 把全部拿去, 为世界粉身碎骨也再所不惜.”

我还在世界执迷不悟, 到现在还不知何为开悟. 或许, 佛的开悟只是世间的乐趣之一? 你看, 你看, 东岸总部的这帮领导们, 个个都是”SATURDAY NIGHT LIVE” 的高手 (注: 美国喜剧节目). 谈笑间, 第五大道的办公室也坐了, 公司的股票又下去了, 开会开成了”武打片”, 我们西部的人只有看戏的份, 谁叫他们买了咱们呢. 西部的一个领导悄悄跟我说:” 真想看他们打起来, 我要看他们出血, 断胳膊断腿.” 大家都幽默了对方一把. 最后还得给每位主持人评分, 写意见, 不签名还不行. 美国最大的VP 亲自收卷子, 他看我们偷懒不签名, 对左边的ASSOCIATE说:"DON'T PLAY GAME." 对右边的DIRECTOR说:"YOUR ASS HOLE." 纽约人就这么直言不讳,干脆利落, 这是不是另一种开悟呢?

网友评论 (0条)

  • 0条记录 当前第1/0页 
评论网友 匿名网友2018-09-23 23-04-15
加拿大枫叶
关于纽约资讯网 | 友情链接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蜀ICP备1020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