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彩穴
首页>攻略游记>Welcome Back!老家在纽约

Welcome Back!老家在纽约

08/10/2011 21:13 发布 类别:攻略游记  |  浏览(1879) 收藏文章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贺知章《回乡偶书》

我从小就非常喜欢这首唐诗,而且第一次念的时候,就背下来了,当时我没有想到,这首诗会成为我人生的写照。

像我们这种海外华人,喜欢旅游,周游世界,没有语言障碍,可以四海为家,因此对于老家的概念,一点也不雄厚。所以,每次大家问我老家在哪里的时候,我的答案经常是:青田,台湾,香港,纽约都是。

许多人知道我在台湾出生,会说台湾话,自2005年起,就被选为台湾建筑界大奖??中华金石奖的荣誉主任委员、台湾内政部营建署旧城改造外籍顾问等荣誉职务。大家以为我很熟悉台湾,其实不然。不像一些留学生,1972年,刚15岁的我就随着父母全家移民到了纽约。由于当时家里环境比较穷,而且父母在身边,自然不会像其他留学生一样在寒暑假经常回到台湾,另一方面,我当时在台湾的时候,年纪很小,上学,回家,日子过得很单纯,对于外面的人情世故几乎没有什么经验。即便是在公司开业后,也并没有做过台湾的城市规划,之后虽然每一年都会回台湾开会、演讲,也基本是围绕业务,逗留的时间很短,因此除了小学同学、儿时的记忆外,我其实并不是非常熟悉台湾。

我在香港生活了许久,一家人都是香港永久居民,进出香港很方便。我儿子不到6岁就曾形容香港C& C(Clean & Civilized)(干净与文明)。我们非常喜欢住在香港,经常前去跑马地的竹园海鲜餐厅、铜锣湾的名家韩国烤肉、湾仔的利苑,松凌日本铁板烧、中环的庸记烧鹅,等等地的餐厅,甚至到了不用给菜单就能点出喜欢的菜。从1993年起,这里替我定制衬衫的裁缝巴黎李仕、浩联旅行社、柏林眼镜行,都是熟了不能再熟的人。我们一家人爬遍了香港岛的所有近郊公园,以前住在大屿山的愉景湾,还经常爬山去梅窝吃小吃。我们在香港的时候,没先买车,而是买了艘19米长的Junk(中国式的游艇),停在香港仔,周末约上三五好友们,出海玩,去不同的海岛Picnic(野餐)。那时候,我最喜欢带着孩子们,周末去长洲骑自行车,吃海鲜,以致与当地的餐厅老板混得非常熟悉。起初,他们以为我干导游生意,带着老外去吃饭的时候还主动说给我10%回扣,我笑着告诉他们:“这些人都是我的好朋友、我的哥儿们,是我付钱招待他们。”此后,我所有的吃饭账单都打九折,而且有新运到的生猛海鲜时,他们会打电话告诉我,替我留着。我老婆跟我说悄悄话,用的是粤语,我们一家子喜欢吃粤菜,所以,我也经常说“我嗨香港仔“。

浙江青田是我的老家,我会听85%青田话,会听95%温州话,也会说一些青田话、温州话,而且我祖父、祖母的坟都在青田。因为在温州做了近20个大项目,也非常熟悉温州的地理环境。我老家的房子在青田县季宅乡引坑村。自从1986年第一次回到青田探望亲戚后,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回去扫墓。1998年,规划了已经建设好的青田中心区圣旨街,提出青田老家作为侨乡应该是欧美侨居的地方,提出创立“侨乡一首交响曲,青田一条圣旨街”,将圣旨街打造成聚集了青田华侨在欧洲各国如西班牙、奥地利、德国、比利时、意大利等建筑风格的一条街,当中有侨胞在国外经营成功的餐厅、咖啡厅分店等等,以及设计了青田著名酒店??飞鹤山庄,同时为家乡修路造桥略尽绵薄之力,回到青田60余次。家乡的炒粉、田鱼干、清明果、老酒加蛋等美食,我从小吃到大,非常喜欢。老家的人告诉我,凡是35岁以上的青田人都知道我,他们认为我是家乡的骄傲。所以,我说老家是青田,绝对没有错。

不过话又说回来,由于在纽约读高中、大学,进研究所,甚至在纽约街头开业、打拼、混,说的英文,尤其是俗语、俏皮话也就有了在老外听起来都地道的“Brooklyn Accent”(纽约布鲁克伦口音)。在纽约,我的母亲、岳母、兄弟姐妹,一大圈哥儿们都住在纽约,同时,父亲的坟、岳父的坟也在纽约,也有我非常熟悉的餐厅、马路、小巷子,。每次回去纽约,到家附近的超市、杂货店,逛逛,与大家话家常、与老外哥儿们聚聚,特别的亲切与放松,他们经常会问我,在亚洲的日子好吗?什么时候回来?而且我每次回去,给大家发信息的时候,几乎每一个人回复的第一句话都是“Welcome Back!”(欢迎回来)。

我常常想,哪里是老家?其实就是哪里的人当你是自己人。从这点上而言,纽约给了我一种无法比拟的亲切感,因而,我一直当它是我的老家。

网友评论 (0条)

  • 0条记录 当前第1/0页 
评论网友 匿名网友2018-08-15 16-55-43
加拿大枫叶
关于纽约资讯网 | 友情链接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蜀ICP备1020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