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光
首页>攻略游记>“纽约、纽约,我的纽约”第三季9

“纽约、纽约,我的纽约”第三季9

09/15/2011 21:11 发布 类别:攻略游记  |  浏览(1581) 收藏文章

纽约纽约,我的纽约(Day 65-2)

1954年以前,这里曾是外侨和被逐人员拘留地。今天,这块带有传奇色彩的纪念地已成为了一个祭祀博物馆,因为全国一半以上居民的前辈就是从埃利斯岛登上美洲大陆的。祭祀博物馆经过8年的修建,耗资1?56亿美元,终于在1990年6月正式对公众开放。它的有声资料中心汇集了埃利斯岛移民未亡人中珍贵的资料。白发苍苍的爷爷奶奶用他们那苍老的声音叙述了不堪回首的如烟往事,一个充满戏剧性和魔法的时代仿佛又重新展出了出来。博物馆的墙上密密麻麻地挂着本世纪从这里入境者的照片,他们个个显得疲惫不堪,神色惊慌,永远保持着漂泊流浪者的孤独神情。我常常想,如果我早生个几十年,是不是也会留影在那面墙上,用双眼审视着无数的后来者,告诉他们这个把掌大的岛上发生的所有悲欢离合?

从自由女神回来,距离最近的景点就是世贸大楼。初生的阳光已经照到大楼的上半部分,金灿灿的对世人显示着纽约的繁荣。观光的游客有专门的电梯直达顶层。顶层是一个全方向的观光平台,从这里可以俯瞰整个曼哈顿。在如此的高度上,只有帝国大厦可以平视,其它几十层的高楼都在远远的脚下,显得毫不起眼。往西边看,自由女神像宛如一个玩具,静立在波光嶙峋的纽约湾中。只有在这样的高度,才第一次感觉逃出了纽约的车水马龙,能够凌驾于纽约之上。

世贸中心里面有着很多大大小小的公司,当时我就有了一个梦想,梦想在毕业以后能够在这些公司里找到一个职位如果有人问我在哪里上班,我只需要身手向天际一指,就在那朵彩云的旁边,那该有多神气啊。当然,也幸好毕业后没在纽约找工作,否则,极有可能也成为拉登同志的战果之一。

从世贸中心下来,本来可以乘地铁直奔曼哈顿的中城,到时代广场附近下车。但为了让老哥多领略一下曼哈顿的街景,我们特意步行了一段,经过华尔街和唐人街,又走了几条街道,一直走到我过去经常骑车经过的路段(那一段我已经实在没什么兴趣再步行一遍了),才钻进Subway。

午饭是在时代广场附近吃的。曼哈顿是一个很有情趣的地方,如果仔细体会的话,每一个角落,每一条小巷都有其独特的魅力,都能发现出乎意料的东西。但只有一个缺点,就是什么都贵的要命。首先是停车,停车难不说(路边的停车位就基本不用考虑了),好不容易找到个停车场,一个小时要七八个美金,所以后来买了车了,哪里都去,唯独不去曼哈顿,除非万不得已。再一个就是吃饭贵,街头一个普普通通的热狗,比皇后区要贵一倍;一罐普通的可乐也敢卖到一块多,普通的超市里可才几毛钱呀。只有像肯德基和麦当劳这种非常垃圾的快餐价格涨的不多。

一日游的最后一站是大都会博物馆。博物馆位于曼哈顿的中间部分,在中央公园的边上。博物馆的常规门票有两种,一种是普通游人的,一种是学生的半价票。这次就体现出随身携带学生证的好处了,一次就省几个美金。回国后,我也总把那时的学生证放在钱包里,有一次去泰山,记得门票接近一百,但售票亭写着凭学生证减半,我就又把学生证拽出来了。人家翻来覆去看了半天,说你这不是中国的学生证。我说你牌子上也没写必须是中国的呀,外国的学生证也是学生证吗,您看看这个照片,不就是本人的吗,多帅呀。就这么着,又省了一次。当然,这是后话。

要想详细的把大都会博物馆转一遍,估计没有几天是办不到的。就是快步的走一遍也要多半天。受时间限制,只能捡最主要的看(中国部分就先忽略不计了)。

在我当时那幼小的心灵中,一直以为博物馆就是把各种展品摆在光天化日下,前面立个大解说牌子就得了(看看我们的国家博物馆、航空博物馆、坦克博物馆,哪一个不是这个奶奶样?)。进入大都会博物馆,才发现博物馆不单应该让参观者看到展品,更重要的是要让游人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能够领略到展品所处的环境和文化,大都会博物馆在这方面应该说是做到了登峰造极。在西方兵器馆,四周不但有陈列古代西方兵器的展柜,墙上还绘制了著名战争的场景,然后在中间摆上一队盔明甲亮的中世纪骑马武士,马和武士都披挂着全套的金属铠甲,栩栩如生,使人宛若回到了骑士纵横的年代。一走进埃及馆陈列木乃伊的部分,一种神秘和恐怖油然而生。这个部分的灯光比较昏暗,屋子中间放木乃伊的棺材是平放的,但墙边的展柜里竖放着大大小小的埃及棺材,灯光的强弱刚好使人能看清介绍以及隐约看见棺材里面的木乃伊。墙上绘满了古埃及的象形文字以及那种狗不狗、狼不狼、袋鼠不袋鼠的东西(就是电影“木乃伊归来”里面那种玩意儿)。我们去的时候馆里游人比较少,这部分就更显得阴森恐怖,总觉得一不小心某个法老就会醒来,披着一身的纱布抬腿跨出棺材外。我过去看过一本关于埃及的考古书,里面说发现埃及图坦卡蒙长老的墓时,墓的大门上赫然写着:任何打扰法老宁静的人都将得到法老的诅咒,好像后来参与挖掘那个墓的人里面还真不明不白的死了不少。一想到这个,我就更不敢弄出动静了,饱含着一颗敬畏之心蹑手蹑脚的穿行于法老们之中。

在埃及馆部分,还有一个很大的展厅,里面阳光明媚、池水茵茵、石雕拱立,甬道的尽头是一座埃及的古庙。看过介绍才知道,埃及人要修一个什么工程,必须拆掉一座古庙。让美国的考古学家和其它一大堆什么家知道后不干了,说这个东西太宝贵了,你们不能拆。可埃及人不答应,估计是急着搞政绩工程或者就是人家那里这玩意儿太多了,不当回事儿了,说必须拆。美国人也急了,说老子不差钱,我给买下来总行吧。人家埃及人回答买下来可以,但您的东西不能放在这里碍事儿。要说这帮老美也都是汉子,一点没含糊,把整个庙拆开运回美国,然后在大都会博物馆里面重新按原样给装上了。

一日游结束的时候,大家都筋疲力尽了,但我还有一个任务,要打工。打工之前说好了,老哥两口回去休息,也不用做饭了,等我搞几个菜回去大家喝酒聊天。那天送外卖完全是在一种半睡半醒之间完成的,也忘了挣了多少小费。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二老板亲自进来送了个单子,上面有几个不错的菜,但没有地址。做好了我提出去问送到哪里,二老板说你今天提前下班,这个菜你拿回去,招待你老哥的。原来是我打工的时候老哥来店里转了转,点了几个菜;老板一听是咱老哥,当时就惊为天人了,先安排在酒吧里坐下,拿瓶啤酒喝着,然后拿出当年拍“北京人在纽约”时候的剧照给老哥欣赏(那个剧就是在这里拍的),介绍哪场戏是在店里哪个位置拍的,阿春和王启明怎么和他合的影。末了老哥点菜的时候又给打了个对折。有时候总感慨,要说中国人讲人情味儿应该比美国人强,可是怎么国内公司从来就没见过老板这么会笼络人呢?别看国外当老板的骂起人来把你祖宗八代都带上,什么刺激骂什么,可人家疼起人来也真有一套,能让你里子面子都有,感觉心口窝一暖、嗓子眼一哽、眼眶热辣辣的。我X他的,这个分寸还真难拿。

回到家,老哥和窦大哥已经把东西都摆好,就差我拿回的硬货了。不但有老哥点的,还有Wu大哥送的几个菜,满满的一大桌子。斟上酒,老哥先感谢窦大哥这么长时间对我的细心照顾和关怀;窦大哥也是当仁不让,说我很懂事儿,也帮了他很多忙,并且很羡慕我老哥有这么一个吃苦耐劳、勤劳勇敢、文武双全,集中华民族所有传统美德于一身的好弟弟(怎么以前就没人发现呢?)。我乐得在一边喝酒吃菜,浑身骨头都酥了,一半是累的,一半是美的。反正他们净找我爱听的说了,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深刻的夸过呢。

老哥第二天的飞机非常早,为了不麻烦别人,我们叫了一辆电招车。上床的时候我计划的好好的,明天一早起来帮他们准备个早点,然后哥俩来个那种煽情的、催人泪下的、依依不舍的告别。等第二天一早就醒不过来了,他们起来都准备好了,临出门老哥到我床边打个招呼,说你好好睡别起来了,我们回去了。想起来可怎么挣扎也睁不开眼。老哥,对不起,实在太累了就不远送了。祝你们一路顺风,到了芝加哥来个电话。

网友评论 (0条)

  • 0条记录 当前第1/0页 
评论网友 匿名网友2018-07-18 16-14-31
纽约目的地
关于纽约资讯网 | 友情链接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蜀ICP备102002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