羚羊彩穴
首页>攻略游记>纽约自由塔

纽约自由塔

09/18/2012 23:26 发布 类别:攻略游记  |  浏览(2448) 收藏文章

纽约是一个很特别的城市,它非常美国,又极为非美国,在美国是找不到第二个哪怕和曼哈顿有一点点相似的城市的。纽约就是纽约,脏乱差全齐,但是纽约的魅力,纽约的氛围,纽约的文化沉淀,却是全世界没有那座城市可以企及的。虽然有些地方不安全,有些地方非常乱,但是纽约的自由感,是每一个来到美国的人在这里最强烈的感觉。城市好像人一样,有性格特征,巴黎就是浪漫,伦敦就是严谨,米兰就是时尚,北京基本是政治,东京就是拥挤的精致,而纽约是丰富的自由感。是天性,学不来,改不了。


在我来说,纽约更加交织了很多的记忆。那些装置、行为艺术展览,那些无头无尾杂乱无章的酒会,那些无政府主义者的诗歌朗诵,那些极限主义音乐会…本身就都是文化史的组成部分。1987年1月份,我初到美国,在费城附近的一所州立大学做研究。2月份去曼哈顿下城看一个画廊,虽然门面不甚张扬,但安迪.沃霍尔的好些作品可在是在那里首展的。那天有个展览开幕,展品中有沃霍尔的三张旧作,是这个画廊早年收藏的,我很喜欢那几张作品,所以过去看。画廊老板过来跟我聊天,说到安迪.沃霍尔刚刚进了纽约的医院,据说是做个胆结石之类的小手术,不过起不了床,在医院里躺着,否则那一天他应该会来参加这个画展的。我记得那是21号,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晚上开车回到费城郊区的西切斯特大学,第二天醒得早了,打开电视看新闻,说沃霍尔22号早上6:22分去世,也就是在我离开那个画廊几个小时之后的事。那件事情给我震动很大,虽然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这些因素串起来,就是纽约故事了。纽约对我来说就是这么一堆纠结在一起的事情、人物。


我第一次去纽约世界贸易中心是1987年的一个隆冬的下午,曼哈顿是1811年规划的市区,完全由方正的格子形状街区组成,冬天风大的时候,从北到南,顺着12条南北向的大道穿越二百多条东西向的街,无遮无拦,到了世贸中心的下城,风大得推着你走。那一天也就是这样的一个时分,那的确是很宏伟的摩天大楼,如果说我见过世界上那么多摩天大楼,哪一个给我印象最深,我想就是纽约的这对双塔了。日裔美国建筑家山崎实设计,属于“典雅主义”(Formalism)。山崎实打破了密斯.凡德洛那种刻板,用尖拱券设计世贸中心外立面,挺拔、优雅、修长,那么纯粹的不锈钢语汇,在那个狂风劲吹的世贸中心广场我艰难地顶风走过去,上到塔顶,看见灰蒙蒙的纽约的天际线,心里就想说:好伟大的一个城啊!那时候我想的这个“伟大”其实和美国没有什么关系,和政治更加毫无关联,我就是想说人类在创造文化上可以达到如何登峰造极的水平。我后来去了好多其他更高的摩天大楼,西萨.佩里设计的吉隆坡双子塔,迪拜的哈里发塔,芝加哥的希尔斯塔,上海的金茂中心,都不让我感动,唯独纽约世贸中心的双塔真是让我感觉到文化伟大。我估计和我去的时间、综合印象、以及心态有关系。


“911”事件中,这对骄傲的塔在全世界人眼前轰然倒坍,自此美国人心病了,我再到纽约,没事也尽量不去下城,伤心之地,去干吗呢?双塔的原址现在叫做“零度点”(Ground Zero),有16英亩大小一块地,我去凭吊过一次,心里想:就这样空着吧,空着是个记忆,如果做起来了,有了建筑就没了记忆了。不过,不做总是说不过去的,老百姓中大部分人不会同意我的这个想法,就好像我看见北京CCTV后面的配楼失火之后,想留下个烧过的楼,可能是全世界最顶级的废墟艺术作品,倒比重建更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效应一样。


纽约州的州长帕塔基(Governor Pataki)建议在原址上建一个“自由塔”( the "Freedom Tower" ),高度是415米,和世贸中心南塔一样高,天线可以达到541米,1776英尺,是美国建国元年。这等噱头我最讨厌,但是政客喜欢,也是个招揽民意的手段。重建的提议被上上下下几级政府批准,民众也欢迎,因此就开始竞标,方案就提出来了。


全新的世贸中心新楼的方案,是用几座高层大楼围合而成,不是两栋,而是一群七栋,高低不等、布局不对称,形成一个建筑雕塑群雕的形式,围合一个湖面,湖边是911纪念碑,那个围合的气势,加上建筑外形也有解构主义的色彩,那些高楼不但是写字楼,也是纪念碑,我倒很喜欢这个构思。这个构思出自做这类建筑非常娴熟的波兰裔美国建筑师丹尼尔.里伯斯金(Daniel Libeskind)。我和他打过交道,看过他设计的柏林犹太博物馆,是位很有想法的建筑师。


这个建筑群中最重要的一栋叫做纽约一号塔( One World Trade Center),世贸中心产权所有者纽约港务局最后决定第一号楼由三家合作: 丹尼尔.里伯斯金(Daniel Libeskind)事务所、巴尔的摩SOM事务所(Skidmore, Owings and Merrill architect 的简称),建筑管理专家戴维.柴尔德(David Childs)三家合作设计,柴尔德负责工程项目管理,里伯斯金出设计总概念,SOM做建筑总方案和施工设计,。2011年3月11日管理部门调整了顶层的餐厅,因为超过预算,不得不删去了;而二号塔(在格林威治街200号,200 Greenwich Street)则让英国建筑家诺尔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 )设计,他设计的顶层形状是倾斜的钻石状,倒和里伯斯金的方案要求的表现形式很一致。福斯特的建筑我们中国人太熟悉了:香港汇丰银行总部大楼、香港赤腊角国际机场、北京首都机场第三号航站楼都是出自他的手笔,是当今首屈一指的设计大师,估计作品不会有什么闪失的。


英国高科技派的核心人物之一、建筑家理查德.罗杰斯(Richard Rogers)负责设计三号塔楼,在格林威治街175号(175 Greenwich Street),他的这个建筑在911纪念碑对面,隔开一个湖面,因此景观会非常突出;罗杰斯也是佳作连连,尤其是他和意大利建筑家伦佐.皮埃诺联手设计的巴黎蓬皮杜艺术中心,是里程碑式的作品,他设计的这个三号楼,估计会突出某些高科技特色的。


四号塔由日本设计师桢文彦(Maki Fumihiko and Associates)事务所设计,在格林威治街150号。桢文彦1993年获得世界建筑最高奖项普利兹克大奖,他是日本第二代的宗师,年纪比矶崎新还大,但是设计思想非常新进,他的方案也是千呼万唤才出来的,有点稳如泰山的感觉。


五号塔是KPF事务所( Kohn Pedersen Fox),这个位置原来是荷兰银行所在地,现在是大通曼哈顿(JP Morgan Chase)总部租用。KPF 是几千人的大事务所,做高层建筑如同囊中取物一样,就怕他们太熟练了,不出彩,不过有一个里伯斯金的总规概念放在那里,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其余两栋则都是比较一般性的办公楼,其中的七号塔楼是SOM和戴维.柴尔德设计的港务局大楼,已经在2006年5月落成使用了。


自由塔建成之后,会重塑纽约国际金融中心的形象,但是更重要的是这将是一个唤起记忆的地点。下次再去到那里,就不会仅仅是感觉伟大,而更加会感觉到人类共存共荣的急迫性了。(转自新浪博客王受之)

网友评论 (0条)

  • 0条记录 当前第1/0页 
评论网友 匿名网友2018-09-18 21-13-02
加拿大枫叶
关于纽约资讯网 | 友情链接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蜀ICP备10200285号